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让人迷乱的世界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让人迷乱的世界
我穿越了,我无法拿出事实来证明这件事,因爲天上的各种星体都很正常并没有狗血的三个月亮或者两个太阳。而且生活在我身边的人们也和我未穿越前一样,看不出有丝毫变化,但我依旧坚信我穿越了,并不是因爲我现在正处于中二阶段,而是因爲现在正爬在我腿上起起落落的妹妹。注意!是亲生妹妹。  「哥,哥哥!看着我!不要……啊……不要在和我做的时候……嗯……去想其他的事情!」妹妹不满的打断我的沈思,更加用力的挺动起来。  并且,妹妹还俯下身子,将她尚显幼嫩的小胸脯贴上我的胸膛来回摩擦着,发出可爱的「嗯嗯」的声音。  妹妹她那明亮的大眼睛闪烁着顽皮的神色,笑嘻嘻的含住我的乳头,一边用舌头挑磨着我的乳头,一边对我说:「哥哥,人家的……嗯……胸部是班上最小的,这都要怪你!都是你不经常……哦……揉人家的胸部。啊∼哥哥,好舒服,你舒服不舒服?我最喜欢哥哥的大肉棒了!」  「舒服,当然舒服。」我神色複杂的说到。其实,在很早以前我就幻想过乱伦什幺的,我也幻想过有个亲生妹妹来供我肆意发泄。不过,当我真正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反而有点惶恐。  架不住妹妹的软磨硬泡,我伸出双手揉捏着她娇小的乳房,一面体味着下身传来的妹妹的触感,看着妹妹幸福的小女人姿态,我一时间觉得满足无比。  而我在沈浸在眼前的一切的同时,我内心也不禁惶恐起来,如果眼前的一切都是梦,如果当我和妹妹都达到顶点的时候,我忽然醒来,发现我还是那个一无所有,住着几平米的小公寓的单身孤儿。那样的我,是没有清早起床给予我早安咬和晨操的可爱的妹妹的。  想到这里,我心中豁然开朗了起来。是啊,我已经在那个世界生活了三四十年,却一无是处,甚至连性爱都没有几次。现在,我不知道我是穿越还是做梦,不过既然可以享受这样的生活,那幺,就让我还没有回到那个对于我来说残酷而又悲哀的世界前,就让我放开一切去享受吧!  我猛的坐起来,把正在观音坐莲的妹妹压倒在床上,虽然我不知道占有的这个身体已经有过多少次的性交经曆,不过,对于我来说,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次。有着大男人思想的我可不想「被」拿走第一次。  将妹妹狠狠的压倒床上,不顾妹妹发出的呼痛的声音,大力的抓住妹妹的乳房开始揉捏起来。下身也开始猛力挺动起来,每次把肉棒抽离妹妹的阴道,只留下龟头在妹妹的阴道里面,然后猛的捅到底。那动作,仿佛是在用刀子捅仇人一样猛烈。  我在那个世界仅有的几次性爱经曆的对象都是妓女。受尽生活压力的我厌倦了用双手来解决,于是偶尔也花点钱去找妓女发泄一下。  不过由于经济原因,我找的都是九流妓女,阴道松弛不用说,就连身上也有些怪味,胸部虽然很大,却松松垮垮像个布袋一样,皮肤也不好。所以我仅仅是在厌腻了打手枪时万不得已才去找找妓女。  而现在在我身下的,是浑身香喷喷的高中生少女。身材苗条,如果胸部再大一点的话,她的身材就可以说的上是极好的。但对于我来说,我锺爱的,反而是这种娇小型的胸部。  妹妹的阴道很紧,以至于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我的大龟头的边缘在抽出时刮动的每一寸阴道肉,妹妹也对我说过,她也最迷醉于我的大龟头。她觉得那种刮动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妹妹的皮肤很好,应该是常用高级沐浴露熏洗吧,闻上去有种甜甜的奶香味。我趴在妹妹身上,轻吻着妹妹披肩的秀发,然后细吻她的额头,之后是眉毛、眼睛、琼鼻、最后是妹妹的唇。  尽管我目前所占有的身体是我轻吻的女孩的亲生哥哥,但对于我这个外来户来说,反而没有什幺乱伦的快感,我现在只想好好的享受身下的女孩。  我放肆的将石头深入她的唇,大力的搅拌着,表达着我目前内心的激动,妹妹虽然不明白爲什幺她的哥哥忽然变得这幺热情,不过她非常高兴哥哥这样做,妹妹幸福的配合着我的动作,激烈的回应着。  我双手齐动,不时的在妹妹的胸部与阴蒂之间来回的揉动,下身也毫不放松,粗长的肉棒笨拙的抽插着。没办法,虽然我常看av,不过我有限的性交经曆使得我只会用蛮力抽插而已。不过看妹妹迷乱的样子,我这样根根到底的动作也达到了不错的效果。  「哥……哥、呀……哥哥,你,哦……你怎幺、啊……怎幺忽然这幺……啊,好舒服!最……最喜欢……嗯……这样……哦……的哥哥了。」妹妹被我的猛沖猛干弄的说不出完整的话,这是一味的念叨着最喜欢我。  有着这样可爱的妹妹的鼓励,我也用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回应她。  「亲爱的妹妹,怎幺样!我的肉棒厉害吧!你的小穴夹的我好舒服,我快射了!我全部射到你的里面哦!」抽插了百多下,我再也受不了了,有了射精的欲望,一时间可惜不已。  生怕射出来后这个梦就会醒的我,狠狠的抓住妹妹的乳房,用力的将妹妹拉向我,肉棒深深的扎在妹妹的阴道里面,狠狠的抵住妹妹的花心,力道之大都让我産生了我的龟头会不会已经插进妹妹的子宫的错觉。  同时我也狠狠的吻上了妹妹的唇。如果这是个梦的话,就让我永远的记住现在的这一切吧。  「哼!」嘴巴被堵住的妹妹发出可爱的哼声,也许是抗议我的暴力吧。不过她并没有抵抗,而是用莲藕似的双臂紧紧的抱着我的腰,似要把我揉尽她身体里。妹妹的腰也高高挺起,迎接着我精华的射出。  「嗤嗤。」也许是我的幻觉吧,我似乎还听到了我肉棒喷精的声音,不过,我可以感到我这次射的量很大,射的很猛。也许这就是我爲什幺会産生幻听的原因。  这个身体发育十分良好。比起我以前的那个营养不良的身体来说简直就是好的太多,所以我这次射精足足射了有五分锺。  「呼∼」我放开妹妹的唇,深吸一口气,空气里弥漫着妹妹的体香和那些有爱的气味。这种混合让我迷醉。我意犹未尽的在妹妹的阴道里抽插着我尚未完全软化的肉棒,等待着梦醒。  「呼呼∼哥哥,好厉害!」妹妹明显也是达到高潮了,嘴巴张的大大的,喘着气。雪白的皮肤变成了可爱的粉红色,胸部被我掐的通红,四肢无力的摊着,任由我对她上下其手。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彤彤,小海快来吃饭了,再不起床就会迟到了哦∼」  「我们马上就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谁是彤彤,谁是小海,妹妹便替我做了答複。紧接着,妹妹便拖着我,什幺也不穿到卫生间沖凉。  妹妹姣好的身姿在沖凉时又别有一番风味,看的我食指大动,按住妹妹让她双手撑住墙站就在她背后用力挺动起来。  「啊!哥哥,嗯,不要弄了,哦哦……要去上学了!嘶!」妹妹嘴上无力的抗议着,但身体却极爲配合我。最后的一声「嘶」却是感觉到了我的手指在她的菊花处作怪。  没错,我对肛交并不反感,相反,看了过多的AV的我还对肛交有着长久的向往。此刻因爲体位的关系,我在扶着妹妹的腰大力挺动时,看到了妹妹那朵粉嫩嫩的小菊花。  一时间我又升起了开发妹妹菊花的想法,想到就做到,我把手放在在妹妹的阴部,让妹妹的爱液把手指充分润滑。然后我轻轻的用食指试探着扣弄着妹妹的菊花,让「腹背受敌」的妹妹不禁发出了「嘶」声。  之后就是轻轻的,用力的将食指挤入妹妹菊花内。妹妹的菊花,还没有经过开发,真是异常的紧,我只能现插入一点然后把食指左右扭动,等妹妹适应了,然后再插入一点。  妹妹被我这样两面夹击刺激的受不了,当我把食指全部插入妹妹的菊花时,妹妹忽然高潮了。看起来,妹妹的菊花也是很敏感的啊。  「啊!哥哥!哦……你怎幺忽然想玩……啊……我的菊花啊,我才……哦……不给你插哩!除非你舔我的菊花,啊啊!否则……啊,慢,慢一点……否则……我……啊,好深!」  「真是欠管教,身爲妹妹,就是要满足哥哥的一切要求的啊!哥哥能够玩弄你的菊花是你的福分,你怎幺还敢提意见!」我加快了抽查的速度,同时插在妹妹菊花内的食指也开始前后抽动起来。  「哦哦!又来了,这次我要把你的小穴射的满满的!」好吧,其实我刚才就已经把她的小穴射满了,刚才她拉我到浴室的时候,我的精液就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流个不停,她的小腹也被我刚才射的精液撑的隆起。  所以说,射满她的小穴,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根本毫无压力。  「嗤嗤!」好吧,我终于发现了我穿越的证据!我是有着四颗睪丸的男人!準确的来说,我现在的这具身体有着四颗睪丸。怪不得我的精液这幺多,而且看刚才从妹妹腿上滑落的精液也是不正常的浓。  「干什幺!真是的,就算要做爱,也不能影响学习啊!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我叫你们,你们也不回答!快点收拾!我可不帮你们请假!」就在我喷薄而出的时候,浴室的门被毫无征兆的拉开了,妹妹被这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等发现是妈妈的时候又因爲在妈妈目前和哥哥做爱这种刺激感刺激的又达到了高潮,浑身软绵绵的倒在我的怀里。小手还不安分的搂住了我的头静静的体味着我在她体内源源不断的喷发。     ***    ***    ***    ***  等我们準备完全,坐上去学校的公车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叫李海,而我的妹妹叫李怡彤。至于刚才那个催我们上学的女人则毫无例外的是我们的妈妈,王玲。  公车十分的拥挤,但让我意外的是,公车上的男人很少,大部分是女人。我的妹妹紧紧的抱着我的手站在我的旁边,我另一只手抓住吊环艰难的维持着平衡。  就在这时,我发现有只手在抚弄着我的肉棒,我紧张的向周围看了看,周围都是女性,我的正前方背对着我的,是穿着和我相同校服的女孩子,我妹妹紧紧的靠着我,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我和妹妹的周围都是女性。  看到这里,我轻舒一口气,还好,摸我的是女性,而不是变态基佬。而我的妹妹看起来也不会手某些公车之郎的骚扰。那幺,既然是女性,就随你怎幺摸吧,反正吃亏的不是我。  看到我的这种不予理睬的态度,抚摸的手也开始大胆起来,熟练的拉开我的拉链,将我肉棒掏出来套弄起来。不过由于空间太过狭窄,我那挣脱了裤子束缚的肉棒狠狠的抵到了前面女孩子的臀沟里。惊的她浑身一抖。  前面的女孩子不安的扭动着臀部,好像要把我的肉棒挤开,不过这幺狭窄的地方,她这样扭动反而让我的肉棒更加深入她的臀沟里,现在是夏天,女生的校服是上衬衫,下裙子。  手感不错的裙子对于肉棒来说还是有点粗糙。顶我挺不舒服的,我的两只手都不能离开,一时间还这有点煎熬的感觉。不过,骚扰我的女人也好像察觉到了我的想法。替我撩起了前面女同学的裙子,甚至褪下了她的内裤让我肉棒与前面女同学的臀来了个亲密接触。毫无意外的,我的肉棒顺着她的臀沟滑了进去。  我这具身体目前还只是个高中生,我今年高三,而我的妹妹今年高一。所以,相应的,我肉棒正顶着的女学生不可能比我大,她的阴唇附近几乎没有什幺阴毛,要不是我的肉棒还有些扎扎的感觉,我几乎就以爲她是白虎了。  就这样,我控制着我的肉棒在前面女生的双腿之间摩擦起来。而一开始骚扰我的手却在这时消失不见了。  上学的路程不长也不短。走了二十多分锺,就到了,依依不舍的,我收起了我的肉棒,才刚把她磨出水。不过,可惜的是不知道她是谁。艰难的挤下车后,我四处寻找着,却怎幺也找不到那个身影了。     ***    ***    ***    ***  高中的课,虽然我曾经上过,不过这幺多年过去了早忘的七七八八了,现在再次体验上课,感受到的不是似曾相识的感动,而是一如既往的乏味和无聊。  成年人的思想不是区区课堂纪律所能束缚的,我趴在桌子上,直盯盯的看着同桌的小美女。  虽然讲台上制服女老师也是一等一的美女,不过相比较而言,还是青涩的同桌更吸引我一点。  高三的孩子都被高考折磨的不成样子,这时候的女孩子一般都很少化妆。所以更能显现出其真正的美丽,这是以后化妆画出来的美女所永远无法比拟的。  我从上到下细细打量着她,她肯定也注意到了我在打量她,她的脸变的红彤彤的,还真是羞涩啊,不过她还是勉强看着黑板只敢用余光偷偷看我。  呵,这小丫头局促的行爲看的不禁一乐,不禁想去逗弄一下她。我伸过手去,轻轻触碰了一下她放在桌子上的手臂。她的反应也像我想象的一样,小兔子似的急忙把手臂收了回去。  看着她含羞不已的样子,我也来了感觉,在公车上被挑出的火在我的小腹燃烧了起来。  不假思索的,我将手向下伸到她的裙子下面,来回抚摸她光滑的大腿。看着她娇羞不已的左右观察有没有人发现我们现在的状态,一面却又因爲忙着抄老师的板书而无法用双手来阻挡我。  她用左手徒劳的阻挡了一会我的魔爪,见没有成效,便破罐子破摔的把左手收上去一心一意的抄板书。呵,还真是个用功的孩子。  我把座位向她那里靠了靠,以便让我的手更加深入她的裙底。慢慢向上滑去。  「咳咳!」我的后背莫名的被钢笔猛戳了一下。怒目回头看时,却是另一个小美女怒目直视着我。  「怎幺了!你干什幺捅我!」我生气的低声质问着她,但话一出口,我便后悔了,我觉得,坐在我正后方的她肯定看到了我的做法,戳我一下是爲了替我同桌报仇。一时间,我忐忑了起来,生怕她真的把事情说出来,这样的话,我恐怕会被劝退吧。  「你挡着我了!」我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原来她没有注意到啊。  心里踏实了,口气也硬了,我理直气壮的强词夺理道:「那你不会说啊,捅我干什幺!你知不知道很疼啊!」  「我当然知道疼了!」她忽然一改原来的怒目姿态,红着脸低下头小声说道。这突然的变化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哼!迟早我要捅回来!」莫名其妙的看她一眼,我回过头继续调戏我的同桌。  「时间是个调皮的孩子,总是跑的时快时慢。」我一直深信着这句话,一节课在老师的疯狂板书和学生们的疯狂抄写下很快就结束了。至于我,在「疯狂」的调戏完同桌,把她弄的意乱神迷后也体味到了时间的宝贵。差一点!差一点就可以让她高潮了!  高三的课是疯狂的,我所在的学校爲了提高同学们的成绩,一天的课基本上会由同一个老师教同一门课,也就是说,一节课结束,就到了中午,在上一节课,我们就该放学了。  调教了一上午的同桌,我也有点累了,中午随便吃了点妈妈给的便当便开始找地方休息了。  躺在学校天台上,看着天空中悠閑的飘着的云朵,我略微有些迷茫。我应该是穿越了吧,一大早就和亲生妹妹做爱,而且看妈妈的反应,她还是相当支持我们结合的。跟妹妹大概聊了下,发现我们家基本上不愁吃穿,不,应该说就算我和妹妹以后什幺都不干,也可以无忧无虑的过完下半身。  所以,今后我就可以无忧无虑的做个废柴,然后和妹妹快乐的生活,每天做到不想动。这样一想,浑身都变的懒洋洋的没有干劲。在清风的吹拂下,睡意不自觉的涌上来。  「海同学!你在这里呀……啊!原来已经睡着了。」半梦半醒之间,我听到了一个甜美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迷迷糊糊回应了一声便不理她继续睡去。  「那个,海同学,今天上课的时候……」听到这里,我一下子惊醒了,难道是来揭发我的?  我睁开眼睛,向声源处望去,看到我同桌和坐在我后面的女同学站在那里。我心里不禁一跳。  「海同学,」我同桌说话了,早上的课就是无尽的抄写板书,我还真没有听过我同桌的声音。现在听起来,还是很好听的。同桌俏脸红红的看着我,羞涩的对我说道:「今天上午上课时……」我心里咯噔一声,心想正事要来了!我连忙坐了起来,以防她们忽然发难。  「海同学,今天上午上课,你,憋得一定很难受吧,其实,我……就算……」看起来同桌是个格外害羞的性子,她肯定说不出来,那幺真正的敌人就是那个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吗?  「哎呀,你怎幺这幺婆婆妈妈的啊!」果然是个急性子,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看不下去了,抢着说道:「李海,你不是说要捅回来吗,来吧!」说完她便开始脱衣服。  学校的天台是块风水宝地,并不只有我一个人,不算太远的地方还有四个女生在那里有说有笑的吃便当,看到两个女孩子找上我时便开始注意这里了。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哦,还留着鞋袜,她一边脱一边向我解释道:「我怕把这些衣服弄髒。」  脱完之后,她也不避人,径直走到我身边跪下,拉开我的拉链开始旁若无人的抚弄我的肉棒起来。我被这一系列的变化惊的说不出话来。任由我的肉棒被她把玩揉弄。更让我惊讶的是,我的肉棒被刺激成战斗状态时,她毫不犹豫的低下头想要含住我的肉棒。  不过却又另一个人比她更快。我那扎着马尾辫看起来文文静静一等好学生的同桌现在也只穿着鞋袜,而她在我们没注意的时候迅速脱完衣服后便抢先一步含住了我的肉棒。  可能是因爲太过着急了,在抢到了我的肉棒后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继续向前,因此,我的肉棒也深深的刺入了她的喉咙。  我在前面说过,这个身体营养充足,发育完好,所以我现在的肉棒足有十八至二十厘米长,比欧美人都不逊色。现在这个丫头却一口含个满,我甚至听到了我的龟头撞到她的喉咙深处发出的「嘭」的声音。  果然,这样的长度是她所承受不了的,身体的本能会让她起身离开,然后干呕。也可能是因爲她确实有点书呆子,所以她在楞了一会后,才想到了正确对待这件事的方法,那就是用双手按住自己不自觉向上擡起的头,让我的肉棒更深入的挤入她的喉咙。好吧,她做的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她的嗓子无法容纳我的巨大,所以开始剧烈的蠕动起来,要把这个巨大的异物排除,但有她的双手压住头部,所以,我的龟头便在她的嗓子里享受了一番传说中的「深喉」。也许,传说中的深喉和我现在享受的不一样。  嗓子自身的排异反应,绝对要比自己有意识的吞咽所调动的肌肉多,所以刺激也更大。我在惊讶这样小家碧玉一样女孩子做出这样的动作的同时,竟然也隐隐有了喷射的欲望,也幸好,她实在坚持不住了,自己离开了,跪倒在一边开始干呕。  「没事吧。」毕竟是爲了服侍我而让她自己受了这幺大的苦,我有义务关心一下她。  「哼!活该!还不是她要逞强,急什幺嘛!海同学都弄了你一上午了,你还不知足!」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不满的说道。看来她还是看到了。  「那幺,现在轮到我了。」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欢天喜地的把我推到,将小穴对準我的肉棒猛的坐了下去。还真是个急性子。  坐在我后面的那个女孩子在刚才我同桌给我口交的时候就已经湿了。所以轻松的就把我的肉棒一吞到底。然后开始上下挺动起来。这个女孩子的胸部可比我妹妹的大多了。我妹妹的胸部只有A ,这个女孩子的胸部却有C +。明明有个很中性的发型,在她开始上下弹动起来却更显女性的性感。  我肆意的揉动着眼前乱跳的两只大白兔,一面小幅度的挺着腰配合着她。  「海同学,也摸摸我的。」我的左手被另一双玉手签到了另一朵美丽的花瓣前,我自然是来者不拒,欣然抚弄。  上课的时候没有仔细看,现在一看,我同桌的双腿又白又细又长,抗在肩膀上肯定别有一番滋味。  而长在她白白嫩嫩的双腿之间的小穴,竟然就是传说中的馒头穴,真是难得的极品。  「喂!不要光看她啦!也看下我的嘛!」骑在我身上的女孩不满意我双眼放光的看着别的女孩子,轻拍一下我的胸膛,紧接着,狠命往下一坐。  要知道,我的肉棒开始有十八至二十厘米长的,她这样一坐,连着身体的重量带着她自己的力量,我的肉棒,便完完整整的进入了她的阴道,龟头突破了子宫口进入了子宫。  「啊!」她不禁也大声的叫了出来,趴在我身上不能动弹,却原来是被自己这一下弄的高潮了。  「叫你不要逞强了!」这时候,我的同桌见机将刚才的话还给了坐在我身后的女孩子。  「哼∼」我把肉棒从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身体里抽了出来,我故意慢慢的抽出来,以便让她仔细感觉到我的龟头边缘刮动她的阴道。这样的刺激,又让她经曆了一个小高潮。  「终于到我了!」同桌迫不及待的迎上来。我将她的双腿抗在肩上,穿着鞋袜的双腿给我一种另类的刺激。  学生的白袜,细长而又白亮的双腿近在眼前,我不禁细细的舔舐着这一双美腿,而下身,则由同桌用手牵着向小穴靠近。然后,我用力一捅,深深的抵住了她的花心。正想往外抽,却被她制止住。  「我也要像她一样!」她这样对我说,她应该指的是让我的肉棒全部进入她的阴道吧,好主动,我喜欢。  顺着她的意,我将她的双腿压向她的双肩,她的乳房不是很大,应该是B 左右。正是我喜欢的类型。一时间双乳双腿交相辉映,我都不知道该去亲吻那个比较好,恨不得多张出几张嘴。  利用我全身的重量,我用力一挺,肉棒如愿全部进入她的阴道。睪丸重重打在她的菊花上。刺激的她一抖,而进入子宫的龟头也给她带来了更大的刺激。  同桌用双手紧紧的抱住我仿佛要把我按进她的身体里去。而我也毫不客气,开始我那稍显笨拙的性交方法。  尽力回忆着以前看到的九浅一深的性交方法,并付诸于现实。不过我的九浅一深却是稍有不同,深的太过了,直接进入子宫,而浅则是抵住花心而已。  一般来说,女人被肉棒插入子宫是一件比较疼的事,但也许是这里的人生理结构不一样,被我插入子宫反而会让她们感到更大的快感。所以我也放下心,大干特干起来。  说起来也尴尬,我不会再性交过程中变换姿势,所以,我的同桌就这样保持着一个姿势,被我干到了高潮,而我也在这连番的刺激下喷薄而出。  打桩机似的将肉棒狠狠的插入同桌的子宫里,一波一波滚烫的精液打在了同学的子宫壁上,涌进卵巢。烫的同桌剧烈的抖动着身子。看起来应该是被烫到了高潮,而且不止一个。  「接下来,」我又回过身,对着正在看好戏的何素丽说道:「我好像对你说过,我要捅你!」经过刚才那幺长时间的交战,我已经知道了我同桌叫李雅捷,而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叫何素丽。  「是啊,我刚才不是让你捅过了吗?」何素丽看着我一脸凶相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  「不不,刚才可是你捅我啊,你不觉得吗?」我将何素丽一把抓过来把她摆弄成跪伏着的姿势,想从后面狠狠的侵犯她。  「要知道,我可是说到做到的啊!」我狠狠的将肉棒一插到底,我其实也对我的超人的体力感到惊讶,我才刚刚在李雅捷的体内发射完毕,但看着何素丽的洁白的娇躯,我却控制不住的想再来一次。  我大力开始征伐起来,不过看着眼前娇嫩的菊花,我早晨的想法又一次冒了出来。妹妹的菊花我没有破,但眼前这个嘛……  我用手蘸了些何素丽的淫水抹到她的菊花上,稍微用手指扩张了一下我便试着用肉棒挺入了。  「喂!你在干什幺!我那里……不行啊!你的太粗了!我那里会裂开的!」何素丽察觉到我将要干什幺,开始拼命挣扎起来。看着她挣扎的这幺厉害,我心理也开始打退堂鼓。  不过,此时一边从高潮余韵中回过神来的李雅捷不知何时也来到了我们的身边,她用双手紧紧的压住趴伏在地上的何素丽,一边示意我快点插入。  而在一旁吃着便当聊天的女孩子也在我们没有察觉的时候来到了我们的身边,一个个都自觉的脱掉了衣服,帮我束缚住何素丽,其中一个还用手指撑开何素丽的菊花,引导着我进入。这个世界疯了吗?不过这样疯狂的世界,我喜欢。  毫不客气的把肉棒挤入何素丽的菊花,她的呼痛声被李雅捷的唇堵到了嘴里。而趴在我身后的用乳房按摩着我的女孩,扶着我的腰帮助我的肉棒进入的更深。  看来,今天有的累了,身下的何素丽也开始有了感觉,腰开始扭起来了。那幺我就辛苦一点吧。     ***    ***    ***    ***  下午的课,我根本没有上,我特意坐到了最后一排,将同桌抱在我的腿上,上下跑动,就这样一直做了一下午。当然了,后排的所有长的好看的女孩子我都没有放过。至于老师,呃……当我妹妹準备坐车回家的时候,她应该还在办公室里沈醉在高潮的余韵里没有醒过来吧。  「哥哥!」可爱的妹妹不知道从哪里扑了出来,双腿缠在我的腰上抱着我向我撒娇。  「好好,我们快点回家吧!」被她这幺一抱,我也来了感觉,确实应该快点回家解决一下了。  坐上公车,还是像早晨一样挤,不过这一次我的前面却变成了白领丽人。经过这一天的观察,我已经明白了,这个世界极爲缺少男人,甚至,当我和老师做爱的时候,我还从老师的抽屉里翻出了那样的文件。  「『世界男性危机。现在男性极爲稀少,平均四千万人里,仅有一个男性,男女比例是一比四千万,所以爲了保证人类的繁衍和发展,世界已经取消了所谓的一夫一妻制。』而且,由于男性的稀少,肩负着繁衍使命的男性日以继夜的劳动着,到我这一代,男性已经进化出了四颗睪丸,拥有四颗睪丸的男人的精子活性很高,很容易让女人受孕,而且精力极爲旺盛,可以连续不间断性交一星期而不对身体造成任何损伤。但这些拥有四颗睪丸的男人是极爲稀少的,所以我被送到了这里,这个集中了世界上各种优秀的女人的地方,让我肆意性交,以便繁衍出更多的拥有四颗睪丸的孩子。怪不得我觉得男人少呢,原来,这座城市就我一个男人啊。可以说,这里的每个女人都是被我开的苞,呃,正确的说应该是被我这具身体开的苞,这家伙还真是好运呢,不过嘛,肯定还有那些没有开过苞的等待着我去寻找。呵呵,又有了些干劲呢,那幺初步的目标就是把这里所有看的上的女人都上一遍吧!」  「哥哥,你在嘀嘀咕咕的说些什幺啊?」抱着我手臂的妹妹好奇的问道。  「没什幺,我只是在想妈妈在干什幺呢?说起来妈妈还真是年轻的过分,漂亮的过分啊。」我挺动着下身,让肉棒在前面的白领丽人的子宫与阴道来回抽动。  「可是哥哥,我们已经坐过站好久了!」妹妹的视线被旁边的人挡住了,所以无法看到我在做什幺。  「哎呀,不是说了吗,哥哥我啊,这个车到底到哪里去。一会我们再坐回来就好啦。」  「好的,哥哥,只要让我陪着哥哥,我哪里都愿意去。」妹妹开心的说道,同时把我的手迁到她的小胸脯上摩挲起来。  我看着前面站都站不稳的白领丽人满意的笑笑。这里,对于我来说,真是完美的世界啊。     ***    ***    ***    ***  「妈妈,我们回来啦。」看着年轻貌美的妈妈出来迎接我们回家,我的嘴角浮起不明意味的微笑。  「妈,一会,我想和你谈点事。」  「什幺事,呃……好吧。」也许是从我火辣的眼神中看出了点什幺,妈妈的脸变的通红,默默的去準备饭菜,而我和妹妹,则在客厅的沙发上做一些有爱的事情。  不管这里是哪里,竟然让我来到了这里,那幺,从今以后,这里就是我的世界!啊∼如果真的把我自己带入这个身体原来的角色的话,乱伦什幺的,果然还是很给力啊!